集团新闻

百名联合创始人专访 | 张跃:重视环境保护,倡导有机农业

来源:乡村发展基金会

本期,陆波秘书长访谈的嘉宾是:远大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、乡村发展基金会联合创始人张跃先生。他是一位对科技极度痴迷、对环保全情投入的企业家。从非电空调到洁净新风机,从可持续建筑到不锈钢芯板,三十多年来,他研发的每一件产品都与环保息息相关。如今,他又将目光投向了广袤的乡村大地,最大的愿望是尽早地实现农业的有机化。






--本期访谈嘉宾--

张跃

1960年生于长沙,1980年美术大专毕业,从事教育和图书馆工作,1988年用3万元与弟弟一起创办远大。

创业以来,他用90%时间从事技术,主导集团所有产品研发,发明了超过494项专利技术,比如1989年发明无压锅炉、1992年发明非电空调、1999年发明冷热电联产系统、2005年发明静电空气净化技术、2007年发明洁净新风技术、2009年发明钢结构工厂化建筑、2017年发明不锈钢芯板及热风铜钎焊。他的每项发明都给所处的行业带来了变革,使远大成为全球公认的行业技术领袖。

面对全球气候变化和大气污染的严峻形势,张跃梦想用他发明的超强超轻不锈钢芯板,全面替代建筑和路桥钢筋混凝土、车辆和飞机壳体、玻璃钢风电叶片,为全世界减少30%以上的温室气体和污染物排放,并让人类财富代代相传。

张跃2011年被联合国授予“地球卫士”,2013年被世界高层建筑学会授予“年度创新奖”,2014年被美国《财富》授予“全球25位环保创新榜样”,2015年被英国《Salt Magazine》授予“世界100位最富同情心的商业创新领袖”。







陆 波:您曾经评价自己“是中国企业家当中最重视环境,而且知行合一的”。您为什么会有这样超前的理念和坚定的行动?


张 跃:我这些年在国外走动很多,阅读有关企业经营管理的一些资料也很多,我越来越发现全世界都缺真正的有环保意识的企业家。企业家是能量很大的人,有一些非常成功的企业家甚至可以影响世界,如果他们的环境意识不强的话,极有可能会成为世界环境的破坏者,人类未来生活的破坏者。我自信自己是我所知企业家里面最重视环境的人。重视环境是基于四个原因:

第一个是我在品德比较高尚的父母的影响下,从小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公德心。

第二个是因为我办企业以后,觉得自己有财富了,自己除了赚钱以外,应该要做一些有社会价值的东西。

第三个是我的知识范围里面有非常多的环境危机的信息,我特别知道这些环境危机有多么严重。我参加了十几次全球性的环境会议,包括气候变化的,也包括其他的各种局部污染的,这些全球的环境会议也带给我更多的环境危机的信息。

第四个是我自己的切身体会。不论是我们吃的食物,我们喝的水,还是呼吸的空气……环境问题非常严重,让我们寝食不安。因为我前面二十几年是做空调,所以特别注重环境的温度,我切身体会到地球气候在一年年变暖,然后经常性的发生各种极端天气的灾害。

不论是个人的素养因素,对世界的了解,还是参加各种环境活动,了解各种环境危机的资讯,还是个人的切身体会,这些构成了我重视环境的全部因素,如果一个人没有机会去了解这个世界的未来、世界存在的问题,他是不会重视环境的。

现在的企业家普遍比较忙,通常要面临各种竞争,很少有人能沉下来了解这些环境信息,甚至很多人都不能沉下来关注自己的体会。为什么说我是中国企业家中最重视环境的人,是有这些原因的。我不论是在大会小会、国际国内会议,或者是与人平常的聊天,不管在什么场合,我都会涉及到环境问题。从我们的产品设计、制造、运行,到我们企业的内部活动,到各种社会活动,我都会把环境问题作为其中的一个重要的元素。

为了让人们更加清楚的了解环境问题,我们发明了一种环境仪来检测大气中间的PM2.5、各种有害化学物质和二氧化碳的浓度。我发明的这个东西很小,把体积很大的东西变成很小,变成老百姓都可以用的东西,因为人们首先要知道环境的问题,才会有所行动,“知”是最重要的。

有些人是“不知”,有些人是“知而不行”,这个知而不行是非常糟糕的。我认识这样的企业家,他也知道环境的问题有多么严重,但是他在自己的企业行为里完全不去针对环境问题采取措施,他甚至可以捐钱搞环保,但是就是不会去通过自己的产品、自己的服务去降低工业、商业对环境的危害。在环境问题上,知行不合一的情况太普遍了。甚至于有一种行为我都认为是不环保的——拿自己的钱去买碳排放权,或者拿钱去在某一个地方种树,然后自己在这边心安理得的制造污染。我觉得这都不是知行合一,或者说都不是一个高尚的企业家的行为。

总之,企业家的环保觉悟和环保行动太重要了。



2011年张跃总裁荣获联合国地球卫士奖







陆 波:您对中国乡村的环境保护有什么看法?


张 跃:乡村的环境保护问题是极其严峻的,有四个方面的污染在非常普遍的发生,而且越来越严重。

第一个问题是化学品的污染,包括农药、化肥、各种各样的除草剂和杀虫剂。化肥本身的重金属非常严重,还有一些其他的有害物质。这些物质是通过植物,通过食物链直接伤害人,而且通过土壤的残留和水体的破坏,又给下一代人造成了伤害。

第二个问题是养殖业大量使用抗生素、助长剂。这直接就伤害了食客,通过食物链伤害了消费者,伤害了广大民众,而且养殖物的粪便又伤害了土壤和水体,伤害了下一代人。

第三个问题是秸秆的焚烧。秸秆是可以通过堆肥、通过化学方法变成非常好的有机肥料。但是由于无知和急功近利导致了大量的焚烧,物理焚烧的结果是破坏了空气,破坏了大气。这个问题在一些发展相对滞后的国家特别严重,在中国也比较严重。

第四个问题就是生活垃圾。农村的生活垃圾越来越多,尤其是现在有电商服务以后,生活垃圾更严重了,过度包装太多了,没有进行有效的垃圾分类回收,没有采用正确的方式来减少对土壤、水体的污染。

环境问题在乡村和在城市是一样严重的,要引导农民走向有机农业,并且这是可能的。我们在长沙附近开辟了有机农场,与几百户农户签订了合同,让他们按照我们的方式,按照我们的要求,用完全的有机方法,不用农药、化肥、抗生素去种植和养殖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因为我们100%收购,农户没有销路问题,他们很高兴。我们的收购费用大概比市场购买价多百分之二三十,同时对他们的农产品全数照收。农民经济上很满意,收益大幅度增加了,同时对环境的伤害又减少了。所以,农村走向有机化是有可能的。

其实,联合国环境署很多年以前就做了非常系统的研究,认为有机农业可以养活全世界的人,这种研究是有一系列的科学依据的。人类有一个集体的误解,认为农药化肥、抗生素、助长剂是所谓的绿色革命,带来人类食物的繁荣,其实这个观点是错误的。单纯从经济效益上来说,可能使用农药、化肥、抗生素的效率高一点,但仅仅高一点而已。如果人们愿意多花一点点钱,让农民多出一点点力,多用一些原始的、有机的方法来种植和养殖,农民其实是更加受益的。那么消费者呢?那当然就彻底告别了污染的伤害。

农村环境问题是有出路的。远大就是一个例证。我们已经搞了十多年的有机农业了,各方面的各种经验教训都有。对农民进行教育最重要,包括在村里面找到大的墙面,刷巨幅的广告,告诉他们使用农药化肥不仅伤害了消费者,也伤害了他们自己。对农民要用简单直接的方法:第一,教育他们;第二,给他们经济上的利益;第三,他们要是违背了约定,偷偷使用了污染物的话,要承担巨大的违约罚金,这样很快将转变局面。

有机农业是有前途的,但是有机农业一定要用定制的方法,也就是农户跟社区,或者农户跟企业,或者是农户跟专门的有机商店对接。只有用订单式的农业才能发展有机农业,用农贸市场的方式或者是国家大收购的方式,是不能发展有机农业的,甚至用电商的方式也是不能发展有机农业的。因为有机农业背后的一个大问题是信任的问题,需要先解决商业信任的问题,解决农户对消费者的信任,尤其是消费者对农户真心做有机的信任问题。解决这个问题,有机农业就可以发展起来。有机农业发展起来,这个世界才有未来,人类才有真正的幸福可言。

有机种植







陆 波:您曾经说过,远大集团只做对社会、对人类有价值的东西,您怎么看待企业的社会责任?远大集团是不是一家实质上的社会企业?


张 跃:这个答案是肯定的,远大是一家社会企业。只是 “社会企业”这个词用滥以后,容易给人感觉到使用的随意性,所以我现在不把自己称为社会企业,但实质上是。

我认为每一个企业都应该是社会企业。如果哪一个人把企业办得很成功,但是对社会的副作用很大,没有利用自己赚取的财富来改进自己的产品、服务、商业活动和企业活动,那么他自己说他成功,我想他心里也是不安的,也是心虚的。真正的成功是企业做到很有规模、很有实力、赚很多的钱的同时,对环境危害又很小。

现在比较糟糕的问题是,当一个企业在经营方面有不良行为的时候,有一系列的法规可以来管制它,但是企业对环境的有些不良行为大家却觉得司空见惯,比方说给食物里添加各种添加剂,比方说过度包装,比方说短寿命的商品,甚至于故意让产品的寿命缩短,制造商品垃圾,或者是刺激不必要的消费,制造垃圾,制造污染……太多了。这种企业应该要受到全社会的谴责!

一个正当的企业,且不说它是不是社会企业,应该在商业活动中尽可能减少对环境的伤害,尽可能的节省能源、资源,尽可能的延长产品的寿命,尽可能的消除产品对消费者的副作用。

每一个企业都应该尽到自己对环境的责任。人类已经进入到了一个高度物质文明的时代,企业的光荣和使命不应该建立在创造物质文明上面,至少应该把创造物质文明和减少对环境、对人类的副作用并行。

我跟有些企业家谈这些问题,他们一般要么比较客气的恭维几句,要么就是认为我是空想主义,不务实。其实说我不够务实的时候,我是很气愤的。为什么说不务实呢?除了创造财富,难道没有更重要的东西?尤其是你已经解决了财务自由,你干嘛还要把所有的精力、关注都放在挣更多的钱上面?那才是不务实,那才是没有太大必要的。真正的务实是在我们解决物质上的基本需求以后,我们应该要解决对人类、对健康、对生存和安全的需求,以及对下一代的责任。否则,人生的意义在哪呢?不重视、不懂得人生意义,那才是不务实。

所以,企业作为社会财富、物质的创造者的同时,一定要把对环境、对人类生活的破坏降到最小。

生态区宣传语


有机农场


自制酱油







陆 波:您为什么会加入乡村发展基金会?作为联合创始人,您有什么愿望和目标?


张 跃:我加入乡村发展基金会有三个原因:

第一,王石作为创始者,我很放心,这个人是做真事的、做实事的,人品非常好,他说要干这件事情,我认为他会干得正确。他牵头,我很高兴。

第二,就是我特别重视食物的健康,也就是有机食物。我认为有一个这样的乡村发展基金会,是可以推动有机农业的发展,是有机会推动有机农业替代化学农业的。不论是对我自己的健康,我的下一代的健康,还是对人类的福祉来说,有机农业太重要了。

第三,我对农民生存的难题也是深有体会的。在我读中学的时候,我就多次参加学校里组织的支农活动,大概是在12~17岁,这五年时间里,我们去农村很多次,那时候住在城里的人是不知道农村的苦的。尽管那时年龄小,但观察到的东西都记忆深刻。我感到农村的人生存压力太大了,生活太难了,所以社会的主流人群要来关注他们。现在中国整体水平已经很好了,但是偏远的农村还是比较贫困,生存的压力还是很大,应该多关注他们。对弱势群体的关注,也是一个有责任心、有良知的人的基本责任。所以,我认为乡村发展基金来做这件事非常好。

我的愿望只有一个,就是尽早地实现农业的有机化。我看到欧洲有一些先进的国家已经提出来了,甚至于早些年丹麦就制定并推行了《2020有机食品行动计划》。我希望我们中国的农业也尽快地走向有机,我们是有这个机会的,我们国家的这一代农民原本就是用有机的方式种植和养殖的,他们到现在为止也就是五六十岁或者六七十岁。如果这一代人都离开以后,下一代人就很难说了,就更加没有这种意识了,也没有这种能力了。有机农业是需要能力的。所以要尽快,现在还恰逢其时,再过20年或者再过十几年,就彻底回不去了,所以我希望农业有机化要尽量快。

你提的这几个问题都挺好。我觉得挺好,我都很有体会。


远大F楼

Copyright© 远大科技集团      中国长沙远大城   邮编 410138   www.broad.com   电话 0731-84086688   传真 0731-84610087   湘ICP备09010211号-1